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六章 倔强的 (第1/2页)

    原来四年前姜辰和何绪来横店拍戏就住在这,当时这里还不是大杂院,而是一间旅馆,两人钱不多,见到横店附近还有这么破旧的旅馆,二话不说就住了下来。

    当时他们还纳闷,这地方虽然破了点,但相比酒店,便宜啊,为什么没人住?

    后来小楼里经常传来噼里啪啦的暴力声音,他们才知道,常姨是个武林高手,自称是峨眉派的大师姐,没事就拿老公和小侄子练手,半夜经常听到男人的惨叫声。

    “也不知道知道包租公还活着吗?”说道这里,何绪露出了同情的表情。

    包租婆的侄子小霍,也就是刚才的光头孩子,一直被逼着学武,用常姨的话说,他是峨眉派的独苗,全村人的希望。

    然而小霍却不喜欢练武,尤其是姜辰到来后,小孩跟着剧组见识到更加精彩的世界,从此嚷着要当明星,当常姨再让他练武时,他不再百依百顺。

    常姨认为一切都是姜辰的过错,教坏了自己的侄子,每次见到姜辰时,都是凶神恶煞模样。

    三个月拍摄完,姜辰在大院里举办了庆功宴,那天包租婆找到他,说住宿费十万,少一个子儿都别想走。

    来的时候,包租婆客客气气,说住宿费随便给点就行,可是走的时候,包租婆立马翻脸开出了天价,姜辰知道这是包租婆报复他带坏侄子的代价。

    姜辰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这位峨眉派的大师姐又不是讲理的主。

    三十六计,走为上,第二天天还没亮,姜辰和何绪就开溜了。

    为了不惊醒包租婆,两人只是带了简单衣物,就连剧组的拍摄设备都落在小楼里。其实按照当时的物价,那些设备也差不多抵够房租,前提是包租婆认的话。

    今天姜辰来到这,就是想赎回当时的设备,虽然十万块已经足够买更好的设备,但是他深信旧物能给他带来好运,如他认为的,初心在这。

    明如霜听完,啧啧称奇,大学时候,姜辰也给她讲过第一次当导演的趣事,却没有这一茬。

    “你们两个,都想的什么馊主意。”明如霜柳眉微蹙,连忙小跑着上了楼。

    “霜姐,你干嘛去啊?”

    “我怕他被人打死!”

    何绪一跺脚,心一狠,也跟了上去。

    二人才到门口,就听到厅里传来包租婆的咆哮声。

    “滚,钱留下,东西我早扔了。”

    “我不信,您不会这么绝情的。”姜辰不知哪来的勇气,挺起胸膛道。

    “对,没扔,就在柴房里。”小霍躲在姜辰背后,探出一个脑袋。

    “小兔崽子,今天我非把你皮扒了。”包租婆随手拿起一个鸡毛掸子,气势汹汹的冲向小霍。

    “有话好说,别打孩子。”话虽然这么说,姜辰慌忙躲开,生怕误伤了自己。

    “那就打你咯?”包租婆挑着眉。

    “只要您开心,悉听尊便。我只要我的设备,您要是不答应,我就不离开了。”姜辰壮着胆大声道。

    “好骨气,我数三个数,你看着办。”

    包租婆活动手指关节,发出咔咔声,然后双手握拳,又是一阵咔咔声。

    “1——3——”

    包租婆显然不会站按照常理出牌,不过数到三的时候,姜辰哪还有踪影。

    “怂包!”包租婆看着扇动的大门,骂了一句,然后目光转向小霍,冷冷问:“你今天背着吉他去哪了,是不是又跟那些人鬼混?”

    “那

  第六章 倔强的-->>(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