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十一章 幸福来得太突然 (第1/2页)

    为什么同是怀念,选手们的长辈、师长们哭得最是惨烈呢?或许是因为他们看到的不只是自己的童年,还有孩子们逝去的童年。

    童年本该是快乐的,然而在自己的孩子身上看到了吗?

    无疑这些参赛的选手都很优秀,他们是明日之星,可成为佼佼者,必然要付出代价——他们最美好的时光,或许同龄人玩耍时他们在练习,他们要参加补习班。

    有舍才有得,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这是大人们讲述的道理。

    到底舍与得孰轻孰重,不好说,我们也无法妄评这些孩子们到底值不值得,谁能说孩子们现在的苦不是明天的甜,说圆滑点,这不是对错,只是选择。

    不过选择对于孩子们来说太过严肃,如果有一个标准,那么他们的童年快乐吗?

    如果快乐,如果他们热爱,那就值了,辛苦值了,选择值了,只是……家长们可曾给孩子们选择的机会?

    什么样的童年是完美的童年,想必没有标准,但是有更多选择的童年,应该更让人羡慕。

    贫穷限制了想象力,其实是一句相当残酷的话,扎心。

    既然有人把孩子比做花朵,花朵一定想长成他们想的样子。

    这是长辈们思考的问题,一首《童年》,让他们回忆起自己的童年,也让他们思考孩子们的童年。

    很多家长在思考,老师也在思考,姜辰的这首歌太过令人震撼,这便是经典的力量。

    姜辰和小霍鞠躬走下舞台,舞台下掌声雷同,经久不息。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个女人耷拉着脑袋,有些疲倦,用手勉强撑着腮帮,然后长长叹了一口气。

    这女人正是包租婆,她是小霍的大姨,也是监护人,有些问题她不得不思考,难道这些年她的做法是错的吗?

    小霍的母亲走的时候,可是让自己教孩子习武的,难道这有错?如果没有,为什么他们会争吵,为什么舞台上的小霍笑得这么开心,没心没肺,自己从来没见他这样。

    包租婆并没有读过很多书,她不懂什么大道理,师父告诉过她拳头大就有道理,似乎现在行不通,越想她越困惑,心烦意乱下,她只能默默抽出一支烟,点了起来。

    “这位大姐,剧院内不许抽烟,要抽请到外面去。”一位家长好心提醒道。

    包租婆吐了个烟圈,愁眉不展,更别说理会。

    “这人太没素质了,这么多孩子面前,一点形象都没有。”

    “是啊,完全教坏了小孩。”

    “女人抽烟,多半是混社会的。”

    身后的观众议论声不断,对包租婆指指点点。

    包租婆低着头,想要忍耐,后来发现自己确实不擅长,于是她漠然回头,眼神冷冷的扫过身边的人。

    “叫谁大姐呢?我没素质碍着你了吗?我教坏你家小孩了吗?老娘混社会怎么了?”

    包租婆的咆哮声响彻全场,之后约五秒的沉默。

    距离包租婆最近,是一个带着圆框眼镜,文绉绉的中年人,也是他第一个叫包租婆大姐的。声浪之后,他的为数不多的头发飘扬起来,脸上被喷了无数唾沫星子。

    眼镜男抹了抹脸,脸色难看至极,大吼道:“说你怎么了,你这种人,谁要是你的孩子,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呼……”

    包租婆深吸一口

  第十一章 幸福来得太突然-->>(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