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五章打出来的云十八 (求推荐啊啊啊啊) (第2/2页)

娃比,我们继续比看谁跪的久!”

    说罢就跪直了身子,面露嘲讽之色。

    云杨不知道怎么想的,见小妹在大口的啃白面饼子,自己居然不知不觉的也跪直了身子,倒是他的弟弟云树大声道:“你一个傻子也能比过我?”

    此言一出,云娘就恨恨的看了过来,不等她发怒,就听云昭道:“我从来就不是傻子,你们才是傻子。”

    云树还嘴道:“只有傻子才去跟野猪精玩。”

    云昭道:“我宁愿跟野猪一起玩,也不跟你们这些傻子玩。”

    云树道:“跟野猪玩的才是傻子!”

    云昭大怒一个虎扑就扑在云树的身上,将他推倒在地,扭着他的脖子道:“你才是傻子!”

    云树不甘示弱,抱着云昭的腰就翻了过来,两个小人在地上扭打,围观的众人的心情却莫名其妙的变得好了起来,更有好事的少年童子围过来看两人打架,场面逐渐鼓噪起来。

    云树虽然比云昭高大一些,心智毕竟年幼,那里是孩童身躯成人心思的云昭刁滑,虽然被云树勒住了脖子,他的一只手却抓住了云树的雀雀,用力捏了一下,云树就不由自主的松开了云昭的脖子,抱着雀雀痛哭失声。

    云昭从地上爬起来,得意洋洋的,没料想,却引来一大群鄙视的目光。

    云杨看看在地上打滚的弟弟,又看看得意洋洋的云昭咬着牙道:“不要脸!”

    他很想帮弟弟教训一下这个无耻之徒,终究自认年纪大些,没有出手。

    云娘见儿子得胜,满是寒霜的面孔终于解冻了一些,在她看来,儿子不管用什么手段打赢了云树,就是赢了,至于无耻?那是聪明孩子才能做的事情!

    “以后管我叫哥!”

    云昭得意洋洋的踢了一脚疼痛消失的云树道。

    云树叉着腿站起来咆哮道:“我是云十八,你是云二十一,怎么都是该喊我哥哥!”

    云昭拍着手大笑道:“你被我打败了,所以,我就是云十八,你是云二十一!”

    不知不觉站起来的云杨见云昭如此无赖,就冷笑道:“我是云八,你要不要当云八?”

    云昭瞅瞅比他高了一个半头的云杨,舔舔嘴唇道:“等我长得跟你一样高的时候我们再比过。”

    说完话,生怕云杨找他麻烦,就匆匆的躲到母亲的身后去了,再次惹来一片嘲笑声。

    云九叔趁机对云娘道:“上下都是孩子间的嬉闹,大娘子就饶过云旗吧!”

    云娘叹口气道:“无非就是耕作水田跟旱田的那点事,今年我们还有水田耕作,到了明年,我们恐怕就没有水田可以耕作了。

    罢了,能松快一时,算一时,我也不罚云旗全家去旱田里刨食了。

    关中大旱了六年,蒙祖宗保佑,玉山水眼给咱出了六年的水,让我们全族老少吃了六年的饱饭,今年水眼出水锐减,再这样大旱下去,到了明年,水眼就要枯了,这个时候家里再斗来斗去的没半点好处。”

    话说完,云娘就拖着云昭进了家门,云福关上大门,将外面的喧嚣与忧愁都挡在外面。

    门才关上,云娘一下子就抱住云昭呵呵笑道:“我儿会打架了!”

    云昭笑的跟傻子一样道:“我是云十八!”

    云娘伸手捏住儿子的胖脸得意的道:“等娘给你找一个好的枪棒师傅,我儿把这一辈人都打的服服帖帖,看谁还敢偷窥我儿的家主之位!”

    云福在一边笑道:“这是正理,云氏本就是将门出身,少爷身体虚弱,这才走了文路,这也是云旗这些人敢窥伺家主之位的原因。

    以后,小少爷的枪棒功夫就让老奴来教,这十里八乡的,论到枪棒,那些刀客还比不上老奴。”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