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三章 醒来 (第1/2页)

    痛!

    好痛!

    身上每一寸肌肤、每一滴血液、每一块骨头都在燃烧!

    “轰!”

    耳边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疼痛的感觉依旧存在,但凤泣的意识开始有些清明起来。

    什么东西在坍塌?

    火!

    怎么到处都是火?

    我这是在什么地方?

    “啊!啊!”

    “快灭火!”

    “不行,这是凤凰业火,只有凤神的意志才能让它熄灭!”

    好多人跟她一样,浑身是火。

    凤凰业火?

    凤神?

    她要被凤神烧死了吗?

    不要啊!

    凤神大人,我错了!

    我再也不私自下界了!

    呜呜,我是您的孩子呀!

    不要烧我了。

    凤神大人,我错了!

    凤泣认错了半天,但明显凤神大人没有听到她的话,她身上的温度更高了,这样下去,凤泣想到自己只会有两个下场。

    要么被烧成灰烬,要么活活痛死。

    哪一个下场都不是她想要的!

    还有她身边这些人都是谁啊?

    她一个都不认识,怎么她要和他们一起被凤神大人活活烧死?

    不要啊!

    青鸾?!

    青鸾!

    快来救救我!

    快来呀,不然你最疼爱的小凤泣就要没了!

    凤泣的祈祷没人听到,她的视野突然开始上移,其他人理她越来越远。

    视野之内,无尽的火,焚烧一切……

    当她升到高空,俯视下方,依稀觉得这个地方有些熟悉。

    坍塌的楼阁,尸横遍野的炼狱。

    这里…

    这里…

    这里是整座燃烧的天凰山!

    怎么会这样!

    青鸾!

    青鸾呢?

    认出自己竟然在天凰山上,凤泣方寸大乱,她的目光焦急地四处寻找。

    她担心看到青鸾,又担心找不到青鸾。

    但凝聚了法力的双眸,猩红一片。

    她这才看清,天凰山上尸横遍野,全是她们凤凰的残尸断肢!

    谁干的!

    凤泣愤怒地哭叫起来!

    谁干的?

    是谁!

    一声又一声,凤泣不可自控地啼叫,直到她的世界再一次陷入无边的黑暗。

    好沉,意识…好沉…

    “这丫头怎么古怪了?”

    云岚宗地牢内,云岚宗宗主怒气难消。

    姚余上前一步,沉声道:“生吞一枚朱果,是什么后果我们都清楚,但你看她竟然可以熬这么久。”

    “这个确实,”朱之行冷静了一下,他双目如炬,想用神识查探这人的深浅。

    但他的神识刚一落在兀自煎熬中的人身上,就被一股恐怖的威压弹了回来。

    “噗!”

    一口鲜血从朱之行口中喷出。

    朱之行大惊,这丫头什么来历,怎么这么恐怖!

    一边姚余淡淡的说:“用神识去探查了?”

    这话里怎么听怎么有股幸灾乐祸的意味?

    “你查过了?”朱之行拿眼剜姚余,“你怎么也不提醒我?七师弟查到她的来历了吗?”

    “哦,七师弟正在问苏慕白,好像这人就是你的好徒弟带过来的。”

    “啊?那你不早说,慕白落到老七手里还能有好果子吃?”

    朱之行瞪了姚余一眼,然后急匆匆走了。

    虽然这个女子身份可疑,还吃了至宝朱果,但他徒弟的一根汗毛都比她更重要!

    地牢里又只剩下姚余和人事不醒的凤泣。

    再说朱之行匆忙赶到刑礼司,一眼就看到他的爱徒正挨鞭子呢!

    “住手!”

    朱之行大喝一声,上前就夺了行刑人的鞭子,“谁准你对我徒弟用刑的?”

    “见过宗主,是…是我师傅交待的…”

    朱之行看都不看他,眼睛直瞪着坐在上座悠闲喝茶的某人。

    “陆又鸣!”

    “哟,宗主来了,大驾光临,所谓何事啊?”

    “你少给我装大头蒜,为什么对慕白动刑?”

    陆又鸣脸上带着笑,“宗主,您是不知道啊,您这个小徒弟什么来历不明的人也宗门带,我这次也就罚了他三鞭给他长长记性,您来得巧,刚打完。”

    朱之行呕死了,还也就三鞭?他可看得清楚那是打魂鞭,打在身上,抽在魂上,意志薄弱的人还不活活痛死?

    “你拿打魂鞭打他?你不觉得小题大做吗?”

    可陆又鸣压根不理会他,自顾走到跪在一边

  第三章 醒来-->>(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