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十章 谁是流氓 (第1/2页)

    “凤儿,那个……我们就不进去了。”站在客栈门口,开心踌躇不前。

    凤泣奇怪地问:“为什么啊?”

    “唔…”开心支支吾吾一会,突然一拍脑门,拿出一个古朴的铃铛给她,“凤儿,这个给你。你要好好保管哦,你看,我这里也有一个一模一样的,只要你带着这个铃铛,那我们无论相隔多远,只要其中一人摇晃铃铛,另一只铃铛都会做出反应,这样我们即使不在一起也可以随时联系啦。”

    “这么有趣?”凤泣拿着铃铛左看右看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但还是十分开心地收下来。

    将铃铛收进灵窍后,凤泣闷闷地问:“开心,你们为什么不跟我一起进去啊?我不想和你分开。”

    开心面上也露出为难的样子,“我也舍不得和凤儿分开……呼!我们还有事情要去处理,不如我之后在紫真道人的仙府再碰面好不好?正好我们可以比比看谁先找到紫真道人的仙府哦!”

    “既然如此,那开心去忙吧,”凤泣也不再强求,她拿出同心铃摇了摇,“那我们随时联系哦。”

    开心也拿出她那只铃铛和凤泣手里的铃铛呼应,“收到!”

    随后凤泣独自进了客栈。

    凤泣一进客栈刚好和迎面走来的苏慕白相遇。

    苏慕白脸上微微露出一丝惊讶,眼神不经意瞟过二楼某个位置,“凤前辈,你怎么会在这里?”

    凤泣见到苏慕白毫不吝啬地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笑容,“苏慕白,你们真的在这里!哦,对了……你们的事我听人说了。”凤泣雀跃的声音低下来,“见到你没事真是太好了,秦昊阳他也没事吧?”

    苏慕白的语气依旧冷淡:“我家小师叔没事,凤前辈不必担心。晚辈还有事要出去一趟,就不多做停留了。”

    意思就是让她自己去找秦昊阳咯,看着苏慕白疏离的背影,凤泣摸摸头,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他了。

    哦!

    凤泣突然想起自己抢了他们宗门一颗果子吃……

    苏慕白,不会因为这件事讨厌她了吧?

    啊!真该死,自己真是太贪吃了,凤泣自责地打了自己嘴巴几下,认命地去找客栈小二打听秦昊阳的住处。

    “二楼天字号房,需要通报吗?”

    “不用,我自己去找就行。”

    谢绝热情的小二,凤泣走到二楼,看到天字号房间就直接推门进去。

    房间里水汽氤氲,秦昊阳在搞什么鬼?

    凤泣嘀嘀咕咕往里走,房间还挺大的。

    突然听到屏风后传来“哗啦”一声水响,凤泣走过去一看,鼻血瞬间像小溪一样从两只鼻孔里留了出来。

    秦昊阳这个臭!流!氓!

    没!

    穿!

    衣!

    服!

    但此刻凤泣只恨自己眼睛不够用。

    刚沐浴完的秦昊阳浑身处在一处放松的状态,少了平时的那股张扬劲,整个人如画里走出来的谪仙。

    而且是特别的生动形象的那种,就连每一寸肌肤都在跟你打招呼的那种。

    突然看到凤泣,秦昊阳惊讶地看了看凤泣身后的房门。

    不过,看凤泣花痴的对他流鼻血的蠢样子,秦昊阳嘴角扬起一抹坏笑,“小凤凤,为夫好看吗?”

    可惜凤泣还没看懂他的不怀好意,愣愣地点了点头,眼睛一刻也没离开秦昊阳的身体。

    秦昊阳突然欺近,扣住凤泣的小蛮腰,用充满磁性好听的声音在她耳边轻声低语:“那不如今日便洞房如何?”

    洞房两个字可把凤泣的魂儿给吓回来了。

    “不要!”

    双手下意识要推开秦昊阳,入手却是一片细腻光滑,还…很有弹性!

    秦昊阳穿着衣服的时候看不出来,没想到脱了衣服这么有料。

    根本不是自己脑补的那种白斩鸡……

    尤其是那八块腹肌,看得她手痒……

    但,推不开!

    气愤!

    凤泣变掌为爪,狠狠抓住秦昊阳胸前两块肉,恶狠狠的说:“快放开我!”手下又加大几分力道,“不然!”

    “嘶~”

    秦昊阳倒抽一口凉气,没想到凤泣竟然用出这么无耻的手段,感觉有点脸热也有点想笑,他绷了绷胸肌,促狭的问凤泣:“到底谁是流氓?嗯?”

    感觉手中那块肉不安分的弹跳,彼此身体又靠得这么近,凤泣尴尬了,她现在是放手也不是不放

  第十章 谁是流氓-->>(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