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十二章 飞剑流光 (第1/2页)

    寂幽海的海面十分低沉,这里的阳光和暗幽城的一样,只有照明的作用,没有一丝温度。

    海水浓稠且漆黑如墨,仿佛世间万物均不能带起她半点涟漪,海面上却又是一片罡风肆掠,这动与静竟然在这里完美契合。

    仙艇上一层淡淡的白光将寂幽海的一切阻挡在外,凤泣就坐在船头听着苏慕白如玉石般浅淡的声音。

    苏慕白怅然地看着远方,声音轻得仿佛来自天外,“这里只有日升月落,没有雨水没有干旱,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改变这里,时间在这里毫无意义。”

    “时间本来就没有意义啊,不过是我们自己硬给它加上的,其实改变的只是我们自己而已。”凤泣顺着苏慕白的目光看向平古无波的海面,心里想起了当初山主对她说过的话。

    “再说了,没有意义不也挺好嘛,它是这个样子就这个样子呗,干嘛硬要让它的存在有意义?难不成你还一天到晚问自己存在的意义嘛?那多累啊,何不开开心心的接受自己呢?难道没有意义就不活了呀!”

    干嘛突然悲春伤秋的,让她想起了山主,山主也总是用她看不懂的眼神对她叹气。

    她小小年纪实在是承受了太多了!

    凤泣托腮蹲在一边,太无聊了啊!开心不知道被秦昊阳怎么了,一直沉睡,秦昊阳自己又跑去闭关了,整条船上她认识的也就剩下苏慕白和裴毅了,裴毅那个人总是给他一种很不舒服的感觉。不过苏慕白就是人太闷了,规矩又多,明明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个死板的人。

    苏慕白终于将目光从海面移开,看向凤泣::“凤前辈,你不是一直和我小师叔在一块嘛,你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去闭关了吗?”

    “额…”凤泣被这话问住,但她肯定是不打算说实话的,苏慕白现在已经对她很冷淡了,如果说实话,他会不会想打死她啊!“这个嘛,我也不太清楚,他又没跟我说…”

    正说话间,突然一股强烈的危机袭来!

    凤泣全身的寒毛都竖了起来,就像是毒蛇正朝着它盯上的青蛙张开血盆大口。

    意识到危险的时候身体已经做出反应,凤泣突然拉着苏慕白飞身而起,就在她跃起的瞬间一道极细微的金色光芒如流星般划过她之前所在的位置。

    “流光飞剑!”

    苏慕白虽然被凤泣突然的举动弄糊涂了,但他也看到了那道流光,还认了出来。

    就在他惊呼出口的瞬间,极细的流光飞剑一击未中,停在半空迎风而长,呼吸间化作一柄几丈高的巨剑,随之而来的,是一道巨大的威压当头压下。

    这是合体期剑修的威能!

    好强!

    凤泣此刻一脸懵逼啊,谁来跟她说说这人是谁?

    干嘛要对她出手?

    她来人间也没多久啊,人都不认识几个怎么就有人想杀她?

    难道?

    是她的身份败露了嘛?!

    一瞬间想了很多,但眼前的危机容不得她马虎。

    虽然对方实力比她高出一截,但是作为一只凤凰,这点威能对她可起不了作用!

    以为这样她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了?

    麻烦的是那股必杀她的杀机!

    凤泣在自己被锁定的时候就把苏慕白扔了出去,自己破开仙艇的屏障跑了出去。

    一暴露在寂幽海上空,一股凌厉的罡风便透体而来!

    凤泣赶紧运转灵力,将自己裹住,把罡风挡在外面。

    但是那飞剑也追着她过来了!

    凤泣不用回头看,光是那股压迫感就让她不得不动用了法宝,寂幽海上没有方向,凤泣被追得像是无头苍蝇一样乱窜。

    但还是每次都被追上,毫无例外。

    真惨,虽然花鸟卷可以一直使用但也需要耗费灵力,她又要用灵力抵御罡风,只要对方一直这么追下去,一旦她灵力耗尽便真的任人宰割了。

    可惜,对方太过狡猾,一直没有暴露自己的位置,不然她凭着自己的本命源火还有一拼之力。

    难道她就要这么回天凰山了吗?

    凤泣拿出山主令,紧紧攥在手心,一

  第十二章 飞剑流光-->>(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