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六十四章 求婚 (第1/2页)

    天光色清,几片云彩挂在天边,凤泣抱着双膝靠在窗前,发呆。

    她怎么可能会是凤神呢?

    一直以来,天凰山就是她的整个世界,是她温暖的港湾,她想过偷跑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她想过很多很多…但她从未想过这个港湾在某一天会变得不安全,变得岌岌可危。

    她一直生活在天凰山,生活在山主大人的庇护之下,就像…天塌下来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可是…开心死了、小荷死了、常念死了…

    若不是开心…此刻,她应该也死了。

    自己竟然是凤神?凤泣真想笑,她不过就是活在庇护之下的一条米虫而已,还是那种不但毫无贡献还经常闯祸的超级毒米虫!

    但是其他族人对她的态度,变化那么明显,他们也信了自己就是凤神呢。

    凤泣想起自己曾经遇到过一个曾在天界生活过的族人,她问“莫姨,你是天凰山的老人了,你看我长得像凤神吗?”

    平时哪哪看她不顺眼的人却因为她凤神的身份变得恭敬无比,连说话都不敢大声,“回凤神大人,您身份尊贵,下神未曾有缘见过您的尊容。”

    好像她成了凤神就变得厉害得不得了了一样,其实她跟过去并没有什么不同。

    她的性格、她的修为都没有变化,变化的是别人。

    以前大家讨厌她,有几个愿意亲近她的人也是看在山主大人的面子,就算她有变化也没人注意到,他们给她贴上了祸害的标签之后就不再试着靠近她了解她。

    那时候她是多么孤独啊,也因此才会想要跑出去玩吧?

    凤泣其实心里都很清楚,都是因为她不讨喜,不会迎合别人的喜好,当然她也承认自己小时候很讨厌,最过分的一次,她把一只青鸾蛋烤了,但她以为那只是一颗普通的鸟蛋…

    当时青鸾家族的人全都找山主大人声讨她,要她一命抵一命,是山主大人一味护着她,才保全了她,但也就是从那时起,她再也得不到族人的亲近了。

    可是,现在,大家都对她很恭敬,但她却觉得大家对她更加疏远了…

    包括山主大人。

    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山主大人从来都不让她喊她山主大人,而是喊她青鸾。

    青鸾…整个天凰山只有她有这个特权。

    曾经以为这是山主大人疼爱她的证明,现在看来,“青鸾”,简单的一个名字却是横在她们之间的鸿沟,永远无法跨越。

    山主大人从一开始就把她们之间的位置分得清清楚楚。

    她…不过是孤身一人罢了。

    凤泣抱着自己的身体缩成一团,她想念开心了,只有开心不是因为她的身份才对她好。

    “在想这么呢?”

    安静的房间里突然响起一道熟悉的声音。

    凤泣扭头看到秦昊阳不知道何时走了进来。

    凤泣语气不善,“你怎么来了?”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气,她气秦昊阳为什么现在才来,她气为什么她需要他的时候他总是不在身边,但是…她凭什么要生他的气?

    天凰山发生的一切,秦昊阳都已经知道,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凤泣,自己平时伶牙俐齿,到了该说点什么的时候又总是语塞。

    秦昊阳看着缩成一团的凤泣,那么小小的一团,明明还是个孩子,却

  第六十四章 求婚-->>(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