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进书架
  第六十七章 葬礼 (第1/2页)

    云岚宗,缥缈峰,哀乐奏响,悲情四溢。

    半山腰处,长长的台阶上铺满了白色的鲜花,台阶最上面摆放着一樽玉棺,台阶下面是一张巨大的祭台,摆着祭祀的贡品和香炉。

    朱之行的四个弟子中的三个大弟子苏慕白、二弟子宋佳、四弟子也是他闺女朱雨萌全都披麻戴孝站在一旁给所有前来吊唁的人回礼。

    按照正常的程序,下葬之前遗体要供奉三天,三天之后方可下葬,三天之内,事主家里管饭。

    此时,已是云岚宗宣布宗主葬礼的第三天,没成想这个关口,云岚宗的陆总司又放出来一个重磅消息大长老云鹤仙逝了。

    底下等着朱之行下葬的人群中不断冒出议论声。

    “我没听错吧?云岚宗刚死了个宗主又死了个大长老?这云岚宗还能坐稳修真界第一大宗的位置吗?”

    “岂止如此,那烈阳剑也许久不见现身了,只怕也…”这人拿手在脖子那一比划,意思非常明了,只怕这烈阳剑秦昊阳也一命呜呼咯。

    当然这都是盼着修真界第一大宗位置易主的帮派的人。

    裴毅收到消息后也是吃惊不已,不过云岚宗只公布了死讯,没有公布死因倒是让人生疑。

    心中有疑惑的人不少,不过一般人都是藏在心里,不想在这种场合给云岚宗难堪,但那些云岚宗好过的人就不一样了。

    人群有一些人开始叫嚣起来。

    “你们云岚宗是不是该给个说法啊!这一个两个的突然仙逝,搞得我们也很心慌啊!”

    “就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就不能给大家一个明白吗?闹得人心惶惶有意思吗?”

    “对对对!你们云岚宗必须给个说法!”

    听着这些话朱雨萌都要气炸了,打死她都不信这些人真的是关心这些,不过就是想增加他们饭后的谈资罢了。

    这时一个仙风道骨的老道士站了出来,“大伙都消停消停哈,云岚宗既然不说那便是有自己的顾虑。”

    这话还差不多,朱雨萌心里好受了点。

    谁知这人接着又说“但是朱宗主一代天骄,死得不明不白,云岚宗不给个交代说不过去吧?”

    “你!”朱雨萌气得差点爆粗口。但这是她爹的葬礼她不想撒泼,只好看向苏慕白,“大师兄,你看他们。”

    苏慕白从这些人一开始说话就紧紧盯着二师弟,就是怕他不顾场合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来,果不其然,那老道说完话,宋严就冲了过去,苏慕白紧跟其后,拦住了他,“宋佳,住手。”

    宋佳脚步一顿,停了下来,但盯着那老道语气不善地说“欺人太甚。”

    老道士也不甘示弱,“呵呵,这位师侄是要做甚?令尊师尸骨未寒,你就要在他灵前闹事不成?”

    这话听得苏慕白眼皮一跳,朱雨萌已经沉不住气开口骂了,“你知道我爹尸骨未寒还在这里阴阳怪气,是想去陪我爹吗?”

    这话不可谓不诛心,咒他死呢,老道的脸当场就绿了,“我等特意过来给朱宗主吊唁,你们云岚宗的人就是这种待客之道吗?”

    底下也一堆人起哄“就是就是。”

    

  第六十七章 葬礼-->>(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 存书签